天京相让,李鸿章与曾国藩最后的师生之谊

对于自己老师的这份担忧李鸿章了如指掌。他在写给曾国荃的信中明确表现:“屡奉寄谕饬派敝军会剿金陵。敝意我公两载辛劳一篑未竟不敢近禁脔而窥卧榻。”但李鸿章的态度并不能从基础上改变清廷中枢对湘军久围天京不下的不满。除了清政府军之外西方列强也对天京战场虎视眈眈。在常胜军遣散的同时另一支西方雇佣军——阿思本舰队泛起在了天津外海。

曾国藩与李鸿章早年便已相识。1845年22岁的李鸿章赴京赶考根据清代儒林的“潜规则”李鸿章首先找到了与父亲李文安是同榜进士的曾国藩。听说曾国藩对李鸿章颇为浏览惋惜这一年李鸿章名落孙山直到两年后才被点为二甲第13名开始了自己的翰林生涯。在今后的5年里李鸿章便与曾国藩保持着师生之谊。

天京城下湘军与太平军举行了重复的拉锯战

1864年2月李鸿章奉旨兼辖浙西吏事。淮军入浙半月之间一连招降了平湖、乍浦、海盐三城又攻陷平望、嘉善两城这引起了身为闽浙总督兼浙江巡抚的左宗棠对李鸿章越境揽权的不满上奏抗议。清廷复又下旨申斥李鸿章。李鸿章在写给曾国藩的信里大为含冤:“……即受平、乍、海、嘉之降匪我求贼贼实求我断无固拒不纳之理;即请暂委父母官亦因自去春我军深入嘉境后浙帅未委一印官。先准苏为代庖旋又叠咨申斥思之至再与其申斥于后不如先陈明请旨定此疑案。左公乃衔怨如是。如果浙有兵与官来俾敝境得松一面之防并力于我土地岂敢于太岁头动一撮土耶?”左宗棠也写信向曾国藩诉苦:“西塘之役纵火大掠闻因其六弟不能禁戢士卒所致。少荃因此迁怒嘉善汤令成烈而撤之。实则汤令之署嘉善亦少荃所委咨弟下扎者。湖丝盐利皆浙所应有者则尽占之。”

自1863年7月完成合围以来湘军在天京城下顿兵近半年之久。之所以形成这种“劳而无功”的局势除了曾国藩老成持重申饬曾国荃:“若非贼来扑营似不必常寻贼开仗。盖贼之粮路将绝除开仗别无生路;我军则断粮路为要着不在日日苦战也”;更为重要的是此时的曾国藩已经在为剿灭太平天国之后湘军的政治前途举行铺垫。此时的曾国藩虽身为两江总督赣、皖、苏、浙四省的军政主座也均为其昔日的幕僚、学生但太平军在各地仍有运动如苗沛霖般的地方团练武装亦盛行一时胜保、僧格林沁等满蒙贵族也频繁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干预干与各地军务。因此曾国藩有意缓攻金陵使用清廷中枢急于借湘军之手夷平太平天国的有利时间展开新一轮的政治结构。

返回列表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365体育网址-365体育备用网址-365体育官网